罗永浩的472天:从文艺中年到成熟的企业家

文/吴俊宇

经过472天的漫长等待,锤子新品坚果终于在昨天发布。一个自尊心曾经或许严重被伤害的中年胖子,重新摇摇晃晃地站上演讲舞台,讲述自己的理想和情怀。

虽然这场发布会并不完美,直播遭遇不可抗拒因素延迟,PPT的错别字多次出现,但这个中年胖子沧桑疲惫而又举重若轻,在他眼里,“理想主义将所向披靡”。

“一个不靠谱的文艺中年”做手机,犯了诸多错误之后,收住矫情,成长为坚持理想的“企业家”。变的是“收住矫情,坚持理想”,不变的是那颗依旧向往情怀的内心。

另类的老罗与恶俗的市场

南方周末曾经报道过老罗儿时的一个故事:罗永浩初中时在作文里写“五星红旗耷拉在校园上空”,老师批评说应该是“飘扬在校园上空”。显然,老罗的轻敌、偏执以及特立独行让锤子T1成为了手机圈的另类。

曾经预想将要大卖的锤子T1只卖出了25万台,同期的新人一加在今年五月份的数据却早已超过150万台。作为“全球第二好用的手机”,锤子的这一数据堪称惨败。

25日下午,在锤子科技还有四个多小时就将要发布新品之际,罗永浩发布了一条微博,谈论了锤子科技将要面对的成功与失败:

如果我们成功,很大程度上,这是正派、体面、原则性和理想主义的成功;因为价值观方面的原因,我们得到了太多不合一般商业逻辑的的支持与帮助。

如果我们失败,可以肯定,这是商业能力的不成熟,跟我们没有采取流氓手段没有丝毫关系,更谈不上理想主义和情怀的失败。

当我们的商业能力和那些巨头没有多少差距时,理想主义将所向披靡。

在这里,老罗直接提出了“流氓行径”这个词。相信这也是中国手机圈“贵圈太乱”的集中体现。手机圈的诸多流氓行径早已经让这个圈子成为了一团乱麻,恶意价格战已经司空见惯,发布会上恶意对比中伤更是屡见不鲜,某些厂商花钱请KOL写黑稿抹黑竞争对手更是登堂入室早已成为了业内公开的秘密。

笔者甚至知道,某南方科技媒体因为获得手机厂商的投资,在与专栏作者约稿时,把作者当枪手,明确要求作者“黑”某通信老厂,稿费为可怜的500元。笔者还知道的是,锤子T1发布之初就有企业雇人以“1799”的恶意评论刷爆锤子和老罗的微博。这些流氓行径在手机圈大行其道,整个行业堪称乌烟瘴气。

对于老罗来说,早在去年《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创业故事——告别演讲》里已经隐喻谈过一些,或许种种手机圈“真流氓”暗伤都要等到他的回忆录出版才能披露。但我们清清楚楚知道的是,他在坚果手机的发布会上没有点名提到任何国内竞品,并称锤子内部纪律便是,“任何时候都不能提国内竞品”。

AD:《极客网》企业会员火热招募中...

  • 写评论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