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聪的直播梦:看少东家如何超越首富老爸

文/湖绉

对于网民嘴中的“国民老公”,万达内部员工更愿意管王思聪叫“少东家”,因为这个富二代在他们眼里不止会花钱,赚钱的本事同样了得。其短短三年投出5家上市公司的战绩更是让众多“坑爹”富二代叹为观止。最近“少东家”又有新动作——上周刚参加完LOL四周年庆的“少东家”通过微博宣布,他已成立视频直播平台熊猫TV,自己将出任熊猫TV的CEO。

公开信息显示,熊猫TV是一个主要是以游戏直播为核心,并涉及流媒体直播的网络产品。此前,“少东家”曾分别于2013年和2014年投资了云游控股和乐逗游戏两家上市公司,并且还创立了IG电子竞技俱乐部,并取得了世界冠军的佳绩,由此可以看出“少东家”对于游戏的热爱。而且,去年闹的风生水起,并在今年年初率先发起游戏主播挖角大战的斗鱼直播也有“少东家”的幕后投资。

当然,站在旁边看热闹从来不是王思聪的风格,要玩就玩个大的才是少东本色。少量投资试水行业后,这次国民老公祭起了更大的规划,要自己亲身入局玩一把。从熊猫TV语焉不详的业务介绍中,我们不止能看到游戏直播的业务,还窥见了王思聪对整个视频直播行业的觊觎。

要知道,单单游戏直播领域,YY旗下的虎牙直播今年的亏损预算就是7个亿,算上收入,基本是10亿以上规模的投入,如果加上斗鱼、战旗、龙珠、火猫……游戏直播的盘子已经超过百亿。而游戏直播只能算直播的一块垂直业务,大直播市场的前景可见一斑。

直播软件的市场有多大?

不久前360董事长周鸿祎曾经用花椒APP在网上直播了一段自己宝马车着火的视频,花椒就是一款基于手机移动网络的视频直播软件,其用户可以直接用手机摄像头向其他用户实时直播自己所在的现场。可这类产品能帮助普通用户实现什么价值?

从产品底层逻辑讲,直播产品致力于帮助那些条件与能力有限的人实现自己在现实生活中无法完成的意愿。

比如前段时间爆火的“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及其下联“钱包那么瘪,还是算了吧”。“想看世界”是意愿,而“钱少不去”则是用户因为能力有限不能实现意愿的表述。而如果你使用了花椒直播,就能通过别人在世界各地的视频直播去实现自己“看世界”的意愿,而不必局限于自己钱包的薄厚。

再比如,某人特别喜欢玩一款游戏,但纠结于时间精力金钱有限,没有能力在游戏里投入太多,也就没法体验游戏通关或战胜别人的快乐。但如果他是熊猫TV的用户,就可以通过观看专业游戏玩家的直播,增强自己的游戏代入感,变相实现自己的游戏梦。

总结一下,看直播是一种迅捷、廉价、感官刺激相对强烈的到达彼岸世界的途径。无论是直播现场的花椒,还是直播游戏的熊猫TV,其价值核心就是让用户产生一种幻想,以来缓解由于个体身份与能力差异而带来的信息不对称。从这个角度看,未来用户对直播的需求类似于电子游戏。

老爸打造现实王国 儿子构建虚拟世界

所以,类似“熊猫TV”的直播软件本质是一种虚拟社群。从这个角度看,王健林与王思聪父子俩,一个在用商业地产打造现实王国,另一个在用直播产品构建虚拟世界;一个瞄准了现实中人们的衣食住行,另一个则致力于满足人们对现实之外的幻想。

在一个技术不断进步的社会形态中,幻想的市场空间会越来越大。电影《黑客帝国》里,人工智能用一根管子控制人类,让人们“幸福”地生活在虚拟世界,归根结底就是因为它拥有创造幻想的力量。这种结局当然只是电影编剧的悲观假设,但虚拟世界成为重要消费渠道则是不可否认的大趋势。

为什么Facebook要花20亿美金收购Oculus?为什么暴风科技只做了个粗糙的VR眼镜就敢喊“要实现300倍PE”?就是因为虚拟现实能让普通用户“用自己想要的视角生活”,所以玩转了“代入感”三个字的VR公司必然估值高企。而这一切的支撑点就是视频直播——直播类内容必然是VR时代最大的内容源。

回归当下的互联网行业,最近几年王健林通过传统行业转型和大笔砸钱的“腾百万”去颠覆互联网出师不利,倒是王思聪通过直播产品去比肩甚至颠覆BAT的迂回战术初现端倪。

参照美国同类产品Twitch的发展轨迹,中国游戏直播行业至少还需要2年时间去稳定。群雄逐鹿,主播们的流动性必然增强,处于薪资驱动状态;带宽成本高,平台越火爆烧钱越疯狂。而在这种形式下,人钱俱有的王思聪可以放心大胆地把直播平台作为一个入口建立电竞生态,并伺机进入大直播产业。熊猫TV有可能成为直播产业里最大的变量。

另外,“少东家”选择的这个切入点和万达既有的院线业务还有机会结合,以“少东家”爆棚的运气和明星效应,也许真的就玩着把他老爹做梦都想干的事给干成了呢?

当然,如果上述的这一切真实现了,“少东家”超越的就不止是他老爹了。

AD:《极客网》企业会员火热招募中...

  • 写评论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