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布局自主系统 分散风险的“B计划”

近日有消息称,华为收编原诺基亚智能手机开发团队的工程师,拟研发脱离Android的自主操作系统。早在去年华为就有此类传言,当时有消息称华为正在开发一款名为“麒麟OS”的操作系统并将其封装在自家的麒麟SoC中。

谷歌或将加强控制

“小弟”们有所警惕

谷歌旗下的移动操作系统Android在目前的智能手机市场占有超过八成的市场份额,其早年因免费授权给手机企业使用,并允许手机企业进行定制的开放态度赢得了手机企业的欢迎。不过可能是因为Android碎片化以及希望从中获得更多收益等因素,谷歌正在收紧对Android的控制权。

谷歌早已要求手机企业在设备中预装GMS(Google移动服务),并要求厂商将这些应用放在主要的页面上。不仅如此,有传言指出谷歌将限制手机企业对Android进行定制,虽然目前尚未明确提出这一要求,但是已有这样的动作。只能在未解锁手机上使用的Google Pay很明显是针对root的打击,而针对智能手表的Android wear已明确禁止手机企业对其定制。

由于谷歌退出中国市场,中国手机企业在国内市场可以对Android进行深度定制,剪除谷歌的全部应用并植入中国市场的应用。这当中小米算是个中翘楚,其MIUI系统就是基于Android进行深度定制,一度被认为是中国最好用的手机系统。据小米的内部文件显示,2015年通过MIUI获得的互联网服务收入达到了5.64亿美元(约合37.1亿元人民币)。在软件服务方面的收入让中国手机品牌可以忍受硬件业务的低利润,并以高性价比为武器挑战苹果和三星,如果无法对Android进行定制,中国手机企业的竞争力就会受到重创。

此前,华为高级副总裁余承东在微博上表示:“谷歌打造的Android操作系统和生态极大促进了智能终端的发展并让消费者受益,只要Android系统保持其开放性,华为智能手机就会永远使用该操作系统和生态,并基于Android系统在性能与体验上做些改进,以更好满足各国消费者需求。”

这一模棱两可的回答,也许是华为对于谷歌的提醒,继续使用Android的前提是谷歌仍然对其保持开放,反之则会加大自主系统的研发力度。

Tizen有前车之鉴

自主系统困难重重

开发一个手机操作系统并不容易,三星的Tizen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2009年第一款采用Android系统的手机面世,同年三星推出BADA系统,两个系统推出时间虽然差不多,但即使是在三星的强力推动下BADA都未能获得顺利发展。2012年Intel和三星合作,将双方拥有的MeeGo系统和BADA系统合并成为Tizen系统,2015年三星推出采用Tizen系统的智能手机仅获得大约300万部出货量,大约占三星整体出货量的1%,这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的份额更是可以忽略不计。

开发自主系统尤其困难的是建立应用生态,由于全球智能手机市场早已形成了强者恒强的态势,市场份额大部分集中在Android和iOS系统上,而BlackBerry OS、Windows Phone及Tizen等操作系统占有的市场份额不到3%,这导致应用开发者普遍没有为其它系统开发APP的意愿。例如,中国的两大互联网公司腾讯和阿里巴巴就因为Windows Phone系统的市场份额太低而停止了该平台上《微信》和《支付宝》APP的更新。

自主研发

不是套壳就完事

开发手机操作系统,对于财富500强中排名第129位的华为来说,资金不是问题。技术方面,除了挖来诺基亚智能手机开发团队的工程师外,还在去年底招揽到参与第一款iPhone设计的美国顶级用户体验设计师Abigail Sarah Brody,加上华为自身拥有数万技术研发工程师,似乎准备得相当周全。

但是要全新开发一个手机操作系统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苹果iOS的最底层是基于UNIX的二次开发,Android的底层则是基于Lunix的二次开发,但本源都在于UNIX,两者都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而取得的成果,它们开发成功这两大手机操作系统都花了数年的时间,华为重新开发一个手机操作系统愿意花如此长的时间打造么?不仅如此,建立系统的应用生态需要花费难以估算的时间和资源,更是让开发自主系统难上加难。

华为开发自主操作系统,需要从底层开始研发才能称得上是真正的自主系统,不仅仅是给Android“套个壳”而已。之前阿里巴巴号称自主研制的YunOS操作系统就被人指出不过是将Android系统的ART虚拟机重抄了一遍。

华为手机目前已经成为全球第三大以及国产第一手机品牌,稳妥的做法显然是继续使用Android系统继续提升市场份额,或许布局自主系统只是它分散风险的“B计划”,又或许这次传出消息,只是为了向“老大哥”谷歌争取第三方厂商的权益罢了。

推广:在家赚钱,日入三千,了解优质项目加微信:PLA-SWAT

  • 写评论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