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徐直军谈手机超越苹果三星:余承东说是在中国,但任正非和我都不信

徐直军简直是华为公司和电信行业的罗永浩,或郭德纲。

在今天上午的华为全球分析师大会(HAS2016)上,华为副董事长、轮值CEO徐直军在Q&A上再次体现了他名字里的“直”,言辞大胆直接。我周围的记者和分析师被他的回答频频逗笑。当然,相对而言,他的主题演讲就相对寡淡很多了。有长期跟踪华为的媒体同行在旁边窃窃私语:“他越来越从容自信了。”

Q&A环节也是今天唯一的一个高潮,拜徐直军的幽默所赐,他在问答前的开场白是,“对不起,我可能得用中文回答了,因为我现在学英语可能已经太晚了。”这样轻松愉快的开场奠定了接来Q&A的基调。

谈流量:“我们的管道战略就是让数据流量像太平洋一样宽广”

在回答毕马威分析师关于华为如何应对越来越庞大的数据流量爆发,以及跟思科的收购战略相比、华为面向未来的并购策略是什么时,徐直军无比奔放地表示:“我们的管道战略就是让数据流量像太平洋一样宽广。无论是5G、4G、产品与解决方案的云化都是为此做准备、产业界的兼并与收购促进产业的发展,但华为不会做大的兼并,我们只会收购一些具有核心技术的小公司,以获取人才,弥补我们的短板。”

据悉,华为已经在5G上取得了一些进展,并在测试时取得了3.6Gbps的峰值速率,具体包括:

1.华为面向业界发布了5G的SCMA、F-OFDM以及Polar Code等新空口技术,可适配各类业务,同时在不增加天线和频谱的情况下,实现3倍频谱效率提升,新空口关键算法在大规模5G低频外场验证中已突破3.6Gbps的峰值速率;

2. 华为提出5G网络架构概念,基于NFV/SDN技术的一个物理网络虚拟成多个网络切片,支撑不同业务需求;

3. 同时还在抗多径全双工技术、大规模天线MIMO技术等领域也取得了创新突破;

4. 华为与欧盟5GPPP、英国5G创新中心(5GIC)和5GVIA展开广泛合作,并完成大规模测试验证。

谈运营商:“消费者不满意,政府不满意,我们也不满意”

被问到电信行业各大运营商之间的竞争现状时,徐直军直言,当前的电信行业充满了各种问题,面临着巨大的挑战,“消费者不满意,政府不满意,我们也不满意,除了我们,其它家的利润都很低(场下笑),我们所在的电信行业是有问题的。”

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徐直军认为只有两种方法,一个是靠Google 、Facebook等外行来颠覆这个行业,比如利用热气球、无人机等低成本方式进行网络传输,“他们发现从地面竞争比较难,所以选择从空中竞争。”(此话引得场下先是中文媒体记者和参会者大笑,在将中文翻译成英文后,老外们也忍不住笑喷了。从这儿开始,基本上奠定了他段子手的江湖地位。)

“第二个方法是,我们这个行业需要真正用更加快速、低成本的方式来满足消费者需求,这就是我们为什么提出ROADS.如果我们不彻底变革,重回价值链顶端是句空话。”徐直军接着回答道。

徐直军版本的华为手机“五年内超越苹果和三星”长什么样

一位国外女分析师问徐直军,华为如何在4 - 5年超越苹果和三星?徐的回答同样很有意思,此时,大嘴余承东大概会感受到从会场传到面前的巨大压力。

大家都知道华为目前已经成为全球第三大手机品牌,仅次于苹果和三星。徐直军如何接这个话题呢?他说:

“这个问题我也问过余承东,他说当时说的是在中国(超越苹果和三星),后来写出来时忘了写‘中国’(意味着是在全球,此时全场笑)。我和任总坚信不是媒体忘了写‘中国',是他没说(这两个字)。当然,怎么超越是他的事情。我不知道。但是我们坚定不移的要打造全球的高端品牌。至今为止,中国面向消费者还没有一个全球高端品牌,我们以此为目标,可能需要5-10年,我们会努力。”

就在今天早上,多家国内媒体援引印度时报的报道称,华为与富士康就在印度生产移动电话一事正进行洽谈。当有媒体就此向徐直军求证时,徐直军回答道:“我没有听说过华为跟富士康合作在印度研发和生产手机,我顺便也询问一下你(记者),这个消息是怎么来的。”话音未落,场下再次爆发出笑声。

徐还表示,华为到2020年将在保持盈利的情况下实现1000亿美元的营收目标,其中B2B的营收目标是800亿美元,消费者BG也会有一个营收目标,不过能否实现要看他们的努力程度。不得不再次为余承东捏把汗。

目前,包括国内三大运营商在内都在积极部署4G业务,华为在去年的分析师大会上提出来4.5G的概念,现在已经在欧洲部分国家进行了部署,但是距离其商用还至少需要3年。目前在全球范围内的很多运营商还在向消费者提供2G、3G移动网络,徐直军透露,3G业务目前在华为的业务板块中仍然扮演重要角色:

“全球还有相当多的区域通过3G为老百姓提供服务,华为在2015年3G市场有40多亿美金收入。我们希望通过2G/3G融合技术,让更多百姓享受3G.华为是广大发展中国家的最主要电信服务商,我们没有忘记为他们提供独特的技术,去更好服务当地百姓。”

华为将自己的成功归功于厚积薄发和战略聚焦

为期两天的华为全球分析师大会首日的最大亮点可能也就是这场Q&A了。上午,华为进行了三场主题演讲和一场Q&A,演讲者分别是华为常务董事、公司战略Marketing总裁徐文伟,华为副董事长、轮值CEO徐直军,以及华为常务董事、产品与解决方案总裁丁耘。最有含金量的,却是徐直军的这场Q&A.

华为这家企业目前在中国科技行业领域里跟小米、乐视等互联网新秀不同,跟BAT等传统的三巨头也不同,它一向以低调着称,华为的整个企业的文化氛围似乎都是处在一种外界不懂的“低调”里。

其诸多高管里,目前活跃在媒体世界里的只有余大嘴。这两年,在他的带领下,华为手机品牌形成了对小米的逆袭,今年甚至可能成为国内手机第一品牌。而华为其他高管,无论是创始人任正非还是三个轮值CEO都鲜少接受外界的采访,他们的内部讨论基本上是发表在华为的心声社区上。

华为在此前发给媒体的一份资料中明确表示,“华为不喜欢互联网的浮躁。”

跟华为员工聊天,他们提及最多的一个词是“厚积薄发”.他们不相信靠营销能通吃整个行业,华为将华为手机品牌的崛起归因于长期研发、积累的结果,“任何技术的进步和突破,都离不开人的奋斗,’厚积薄发‘最后的突破,正是需要用这种精神来引爆的。”

“战略聚焦”排在华为战略聚焦、战略投入、战略突破三大核心战略的首位,“不在非战略机会点上消耗战略竞争力量”被华为的人熟稔于心、张口就来。

这跟任正非关系莫大,我们都知道,任正非和华为信奉美军文化和狼性文化,按照任正非的话说,“28年来,十几万人瞄准的是同一个城墙口,持续冲锋。”

接下来,华为能否在4.5G、5G移动网络技术和手机行业继续给我们带来惊喜,这完全取决于华为的自我实现能力,并避免浮躁。有徐直军这样的段子手存在,对华为来说,显然增强了这家低调且有对外释放自信的能力,不是坏事。

推广:在家赚钱,日入三千,了解优质项目加微信:PLA-SWAT

  • 写评论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