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家印套牢马云、马化腾

中国恒大的境外债权人和恒大物业的战略投资者,又得到了一个坏消息。

这家债务累累的房地产开发商要求执行总裁夏海钧及*财务官潘大荣辞职。在2022年3月主持恒大全球债权人会议的执行董事肖恩成为了新任总裁,另一位年仅36岁的副总裁钱程成为新任*财务官。

2021年下半年以来,夏海钧名义上担任恒大境外债务协调的负责人。但一位持有已违约恒大美元债的私募基金经理透露,无论夏海钧还是许家印,都未曾直接出面处理境外债务展期或重组的谈判。接待他们的实际话事人是肖恩,以及恒大香港公司的总经理黄贤贵。

对于近90家境外债权机构而言,夏海钧只是传说中的人物,他甚至不是恒大集团风险化解委员会的成员。该委员会由广东省政府介入恒大债务危机后成立,成员包括许家印及潘大荣,以及恒大外部的广东省国资企业、不良资管公司以及券商、律所的代表。

36氪在《》一文中报道过,一家对恒大风险敞口超百亿的股份制银行的高管,向投资者释放了一个重要信息:化解风险,恒大首先要建立正常的决策机制,有关部门介入后,他们的集团层面还在进行改组。

事实上,夏海钧及潘大荣的出局,仍没有架空许家印对中国恒大的控制。新任的总裁及*财务官都是从恒大内部提拔的高管。

自2021年12月广东省官方介入恒大危机后,恒大集团管理层及区域负责人(一般为法人代表)被要求不得离职,除非合同到期不再续签。多位恒大决策层人士向36氪证实了这一消息。

危机之前,一辆同时悬挂内地蓝色车牌及「FV」开头中港黄色车牌的奔驰迈巴赫,*夏海钧本人乘坐,奔波于港深两地。对于夏本人而言,与其说是被解雇,不如说是解脱。这位从恒大累计拿到超过16亿元收入的高管,过去半年一直在减持公司的股票和债券。

夏海钧离开的方式并不体面。他与潘大荣及恒大物业的高管合谋,将恒大物业的134亿存款作为质押保证金,通过第三方公司向银行借贷,再转借中国恒大纾困。这一规模巨大的关联交易,既没有通过恒大物业股东大会决议批准,也没有在港交所披露一个字,直到恒大集团违约、134亿存款被银行强制划扣,恒大物业2021年财报无法通过审计后,才公之于众。

互联网行业的大佬马云、马化腾、沈南鹏都是恒大物业存款质押案的受害者。2020年8月,恒大物业分拆IPO之前引入了14家战略投资者,包括中信资本、光大控股、红杉资本、云锋基金、腾讯及周大福等,融资235亿港元、占股约28%。目前停牌中的恒大物业市值仅为249亿港元。

从恒大物业历次季报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情况看,134亿被质押、划扣存款的大部分,来自IPO及Pre-IPO的战略融资。

即使替换了董事会成员及高管,恒大物业仍不具备独立于许家印而自主决策、维护全体投资者权益的能力。

牵扯134亿存款质押案的恒大物业原执行董事甄立涛、赵长龙及安丽红也被要求辞职,但接替他们的依然是恒大系高管:中国恒大常务副总裁、恒大童世界集团董事长段胜利出任恒大物业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中国恒大副总裁吕沛美为执行董事,恒大物业副总经理余芬为执行董事、*财务官。

一位不愿具名的恒大物业战投方人士表示,大股东暗自输送利益的行为必须受到法律追究,但在香港对恒大物业提出清盘呈请意义不大,「一是公司账面上未呈现资不抵债,二是即便清盘,也只剩下物业管理合约可以作为处置资产。」

合生创展一度与中国恒大达成协议,计划收购其持有的恒大物业股权,但交易最终因双方对付款流程存在分歧而流产。这家潜在接盘方对恒大物业的收购尽调,没有发现134亿存款质押案的端倪,但还是意识到风险——合生创展提出,履行收购付款协议的前提是,中国恒大先解决对恒大物业的应付应收账款等关联交易问题。这一提议被恒大拒绝。

中国恒大公告显示,恒大物业的战投方与中国恒大约定了对赌协议:在股权交割日两年内,恒大物业没有实现上市,或者中国恒大方面违反投资协议下某些特定条款且未能及时补救,买方有权要求中国恒大方面按本金和年利息10%赎回股份。

尽管恒大物业如约上市,这一对赌协议仍在履约期限范围内。

在14家恒大物业的战投方中,认购金额*的是陈凯韵,出资45亿港元获得5%的股权,背后是香港富豪刘銮雄及其控制的华人置业。早前,刘銮雄夫妇已经清仓对中国恒大的持股,导致华人置业亏损超百亿港元。

  • 写评论
  • 0